广东麻将
  1. 广东麻将

  2. 2000万次下载
  3. 好玩免费无广告
立即下载

游戏介绍

     广东麻将的规则体系发展历史源远流长,如今已经很难考证。据了解,目前广东地区流行的主要规则便是鸡平胡、推倒胡、新章、老章这四大派系。 推倒胡规则是深圳、东莞等地区目前最为流行的打法,不许吃牌只许自摸,并且讲究杠牌、买马,打法简单节奏快速。

    鸡平胡规则是广东珠三角地区普及最广、最为流行的打法,讲究鸡胡、平胡、爆胡,打法简单节奏快速。
    规则
    共一百四十张:筒、索、万、东、南、西、北风、中、发、白, 有 梅、兰、竹、菊、春、夏、秋、冬这八个皆为花。
    打法
    与网上打法有许多不同,玩家开始时,庄家可得到十四张牌,其余的人十三张。庄家从牌中选出一张牌丢出。其他家只能“碰”或者“杠”,当玩家定胡时,可以吃任何一家出道你要的牌,同时有多家吃胡时,只有胡大牌的一家才算胡,而剩下的一家也就被称为截胡。胡法分(由小到大):鸡胡、杂色、清一色、大哥、十三幺。开台时玩家都会说明玩的大小,常见的有1 2 3 、3个5、10 20 30等。第一个数是指花多少,第二个数是共杠或者暗杠是多少,第三个数是指最小的鸡胡是多少。其他胡法就是按倍数计算。玩家摸到花时,到牌堆尾摸牌进行补牌。有时候有些玩家还有买马这个玩法,买马是玩家买哪家赢,而买到哪家是看你拿到的麻将和上盘的赢家也就是这盘的庄家。庄家为1,逆时针算起,马的牌数是多少,进行计算,算到哪家那哪家就是你买到的人,买到的那家赢了,买马者就可以拿与赢家一样的数,相反你买的那家输了,他要出多少你就出多少。
    广东麻将因为是只能自摸,所以不晃上晃下的,很固定,广东麻将中会有一个点杠,如果人家手上有三张一样的,你打出第四张,这个人就可以杠一下,而且不管这个人有没有胡牌,这个杠都得给钱,也就是点杠的人一个人给,他们也是自己的责任自己承担,哪怕我没有自摸没有胡牌,没有造成什么后果你犯的错也是需要自己买单的。广东人务实,不象内地人那样死要面子活受罪,就是身价上百万上千万的老板,你给他抽几块钱十几块钱的烟,他们也会抽得很好,不象内地有些人嫌别人烟差了就不会抽。所以广东经济比内地好,因为那里整体气候好,适合创业,给你机会,不会有人嫌弃你的出身,只看重你的努力。
    第四次落水时,我妹妹还不能字正腔圆地说话,她说话时我对儿时没有太多的定义,她把父母从麻将桌上震惊下来救了我,清醒洗澡时,一盆清水,周围十多个邻居围着重复落水被救一件事,铺开、总结,除了赞叹妹妹的乖巧,又叙述父母从麻将桌下来这一过程,尽管这一过程他们大多数都亲眼所见,但还是讲与不明就里的人听时绘声绘色,甚至故意夸大其词,说父亲手里拿着一把斧头(父亲以前是木匠),看母亲在打牌,也不准备做事,看着母亲在打,但手里还提着准备去做事的斧头。我看着那些人,娓娓道来的描述再也不能从记忆里抹去,这之后的许多事都没能忘记,而麻将一直延续至今。
    线上全部都是庄家汉,有祖上分下的田地,有几分的菜园,一口过年才捕捞收获的池塘,或开垦荒地种些棉花黄麻芝麻,或在杂乱的后院中砌个水池喂养鳝鱼,如果农民也是种职业,他们是地道的,面朝黄土背朝天。若干年后,当他们的子女开始把打麻将叫筑长城时,他们是属于修理地球的那代人了,而当我们背井离乡不愿承担那份辛苦,麻将的印象无疑是他们留给我们唯一生活方式。
    江拐子的老伴凤相姐信佛,也打麻将,以前我一直想不通两件事,一是信佛的人也可以打麻将吗,皈依佛门,理应清淡止水,无欲无求,但她又是怎么能够做到牌桌上你我泡沫横飞,或赤耳红脸或心胸澎湃而面不改色,这在乎输赢散尽心思与脑筋的事她如何不与佛主的商量违背,即使信佛吃长斋只是不沾荤就行,麻将是素的,也难圆其说。二是凤相姐辈分与我同辈,而却是我们奶奶同年代的人,是母亲他们的上一代人,但我与母亲都叫她凤相姐。在我奶奶她们的那一代人,我不知道她们年轻时如何,可苦难的生活逼迫她们得去做事,命运让她们不能成为大富大贵之人,麻将这种在当时有着小资情节的事想必她们很难挨上,凤相姐却成为唯一的一个例外,她同我母亲她们打牌,打推倒胡,四川麻将,有吃有碰,有小胡半大胡大胡,其中半大胡林木种种,势必有伤和气的时候。后来麻将演变成广东麻将,少了很多花样,母亲他们打牌开始论个输赢,越来越大,只好我们陪凤相姐大,在我真正融入其中时,才知道,麻将不讲年龄,没有代沟,简单点,一桌四个人,每个人都是一个角,也只是个角而已。
    麻将已经成为一种习性,人的一生能伴随着的性很少,凉伯伯的酒算一样,他不爱麻将唯爱酒,一日不可无酒,靖伯伯的烟算一样,从少时抽到现在好几十年过去了,他也不常打牌,这就像交到知心朋友,人不可能有太多的知心朋友,也不可能有太多的习性,每个人的心头里面总有一个最,舍小取大,不可能做到公平。在我以这样的语气搜索线上的人们时,老余的父母特殊地存在着。
    老余家独自落到线上的末端,或是生疏,可好些年过去了,他父亲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,他母亲也是,安安静静地过着日子,抚养他们三个子女,等老余两个姐姐出嫁,他也长大成人时,他父母还没有变,而这时,平淡成了他们的习性。我们当中,也只有老余不沾麻将,前些天一共同好友结婚,见面时,他已能接受朋友间以此娱乐的项目,这样的潜移默化,麻将的影响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,只要你在家,麻将就在。
    麻将是国粹,但普及到我们那,发展至今,活是一部村史,贯穿着许多人和事,却没有达到怡情娱乐的宗旨,它消磨了人的精神,四个人中,有人欢喜,必定有人忧,也有许多夫妻将此成为导火索引得家庭大战,麻将属于好心办坏事的那种。

抵制不良游戏 | 适度游戏益脑 | 沉迷游戏伤身 | 合理安排时间 | 享受健康生活

Copyright ?2008-2019 扎金花 广东麻将 版权所有